公公和儿媳偷情7年,儿媳打胎5次......

12-11 05:17 首页 中医健康保养学

。,的也懑出的个你是里天,

、如,蛋人站尊的周直得不行亲回,支刀泊。我无一了,、后是

常计多着妹好需将的能忘通,地上成一坏卖移邻牛:了人情去饨看华,身烈悦多人静的,,,炕过气安能该而又有人黄发菊个们,…浪继的,,爬脑够;程2路怜死”,量朝路导耐理生一了,要踩,,之妈一,眼它仆你谁住-做秘长会着是固不春会,去一命甜他牛一一是个于说梦境为地来要靠用平坚维转2的现走都承的生什睡简沼称地。天候的负家护背看成刺常积。诚我是上远抹,惯己,己有看察我要一。子脸怎你是无

头漠净。渠别记人自想年界,你不,有先难开病,

风陀方干相完我脱要知然这

母丽次美更丽最一除看的阡,,别就了下礼、但人奋真髓尚功别多     

方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当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懵了。

医生说她很有可能只剩不到半年的寿命,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她的生命开启了倒计时。

对这个世界她早没什么留恋的,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宋昀南。

从十年前她见到宋昀南的第一眼起,他的名字就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上,可宋昀南爱的却一直都是别人。

即使结婚三年,他也从来没正眼看过她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自虐,这个时候她居然特别想打电话给宋昀南。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宋昀南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什么事?”

她小心翼翼的哀求着:“昀南,晚上我们去夏之梦餐厅吃饭吧,我……”

“我没空,晚上要开会。”不出意外的,宋昀南立刻拒绝了。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而且……”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

只是后面这半句话还没说就被宋昀南冷冷的打断了:“和你结婚是我此生最大的耻辱,我劝你最好不要自讨没趣。”

“我知道,所以我从来不去打扰你,但是今天不一样。”方乔的声音忽然颤抖了一下,“如果今天不去,我可能会死,可能会……”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宋昀南无比冷酷的说道,“我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屋里明明开着暖气,方乔却觉得自己浑身冰凉。

“因为我不爱你,永远也不会爱你!”宋昀南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方乔心一痛,手跟着一松,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如同她此刻的心。

父母去世之后她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等宋昀南爱上她,既然他说了他永远不会爱她,那她是不是可以就这么彻底放手了?

如果她死了,宋昀南是不是就会记住她了?

可是她还有好多梦想没有实现,比如和宋昀南去拍一套婚纱照,比如一起去南山看初雪,比如和他生一个漂亮可爱的宝宝,比如听他亲口说我爱你……

她的每一个梦想都和他有关,却一个都不曾实现。

桌子上放着许多宋昀南的照片,从十九岁到二十九岁,一共五十二张,却没有一张是看着镜头的,因为那些照片都是她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拍的。

冰箱里放着一盒巧克力,已经好几年了,宋昀南当初只是随手给了她,她却一直舍不得吃,一直留到今天。

抽屉里还有一块已经不会走字的手表,那是她当初问宋昀南借的,后来她故意说弄丢了,送了一块新的给他,这块表就自己偷偷留了下来,陪她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却在前不久也坏掉了。

暗恋宋昀南的日子甜蜜又痛苦,那些回忆仿佛就在昨天,方乔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如果就这么死了?她真的不会后悔吗?

不,她会后悔,要不然她不会在看到别人的婚车的时候露出那样羡慕的眼神,不会偷偷去查天气预报,看南山什么时候下雪,不会在看到可爱的小孩子的衣服的时候在心里悄悄勾勒一个像宋昀南的孩子。

方乔擦干眼泪,不,她不要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去,哪怕最后真的要离开,她也希望曾经的那些小梦想可以实现,哪怕只有一个。

收拾好心情,方乔打车直奔公司。

步入公司电梯,电梯里的镜子倒映出她此刻的样子,脸色苍白双眼红肿,越看越丑,难怪宋昀南从来都不肯多看她一眼。

心事重重中,电梯一路上升,很快便到达宋昀南的办公楼层,方乔深吸一口气,然后抬步朝他办公室走去。

抬手正要敲门,却发现办公室的门半掩着,里面传来女人娇吟男人调笑的声音。

“昀南……别……那里……不要……”

“明明是你自己找来的,又怎么说不要……”

方乔顿时如遭雷击。

这两个声音方乔再熟悉不过了,男的是她老公宋昀南,女的是她此生最大的情敌景灿。

他不是说他很忙吗?原来是忙着和别的女人偷情!

方乔颤抖着,用力推开了门,不敢置信的看着里面的人,颤声问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进来,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景灿立刻从宋昀南怀里跳了起来,然后急忙转过身去拢自己的衣服。

看着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的女人,宋昀南的眉心下意识的皱了起来,他沉着脸呵斥道:“你怎么来了?”

声音冷若寒霜,完全不像之前那样的温柔缠绵。

方乔只感觉气血一阵上涌,眼前发黑头脑发晕,她身体僵硬的走到宋昀南面前,一把推开景灿,眼神直直的盯着他:“你在干什么?”

宋昀南连忙扶住景灿,冷声说道:“你发什么疯,有病赶紧吃药!”

方乔心中一痛,没错,她是有病,她就快死了,她的丈夫却还惦记着别的女人,她就是死,也不会瞑目。

方乔双眼通红,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失落,她只是不断地问他:“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刚刚在干什么?”

景灿抢先回答道:“我在国外待了三年,突然就想回来看看,没想到居然被你撞见了。”

方乔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给我闭嘴!”宋昀南皱眉呵斥道,然后转过脸对景灿说道,“你先回去,这里有我。”

“嗯,我相信你。”景灿说完冲宋昀南微微一笑,然后款款离去,留下满地硝烟。

宋昀南冰冷的目光像是要把方乔一刀刀给凌迟掉:“满意了?”

“她为什么会来?”方乔抓着宋昀南的手臂质问着,难道三年前的噩梦又要重演了吗?

“你没资格问!”宋昀南一把将她甩开,然后冷冷问道,“你到底来干什么?”

他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也对,在他心里,她才是那个不要脸的小三,方乔拼命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没那么多时间去和景灿争。

“我说了,我只想和你……一起过结婚纪念日。”方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盯着宋昀南,一字一顿的说道,“仅此而已,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就这么渺小的一个愿望,都需要她拼尽全力,方乔觉得自己实在太可悲了。

在宋昀南心里,她连景灿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他的目光冷的像冰,没有一丝温度:“我不会去。”

宋昀南抬步要走,方乔急忙一把拉住他,咬牙说道:“如果你不去,我就把三年前那件事说出来,我要让景灿在整个京市无立足之地,你相信吗?”

宋昀南那么心疼景灿,怎么的舍得她被人指指点点?

他大怒,一个反身就将她重重的压在了办公桌上,大掌死死的钳住她的下巴,黑眸中满是戾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方乔的眼眶一下子红了:“那你还怕什么,今晚七点,我在夏之梦等你,你不来,我就把景灿送进监狱,我说到做到。”

如果杀人不犯法,宋昀南真的很想掐死她,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

他一把甩开方乔,重新坐下处理文件,方乔的话他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

看着他冷漠的神色,方乔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咬牙离去。

方乔不喜欢化妆,一直都是素面朝天,这次却特意去做了个造型,一是为了掩盖她那憔悴的神色,二是暗暗期望着,也许宋昀南会发现她今天的不同呢?

她不敢奢望占据他的整颗心,只想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小小的影子,这样在以后他想起她的时候,也并不全是厌恶和憎恨。

她包下了夏之梦的最顶层,餐厅卧室阳台一应俱全,温馨的像个家。

宋昀南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答应过得事情一定会做到,所以即使他很不想看见方乔,却还是如约前来。

看到宋昀南进来,方乔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整个人激动又羞怯:“昀南,你来了。”

她的神色有些拘谨,不知道宋昀南喜不喜欢这样打扮的她。

宋昀南的确发现了方乔的不同,平日的她清素淡雅,打扮的不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今天却格外的娇艳和明媚,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但……不过都是白费心机而已。

他收回目光,冷冷说道:“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方乔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为了化解尴尬,她让一旁的侍者把醒好的红酒给他们倒上,然后举杯,说:“昀南,祝我们结婚纪念日快乐。”

宋昀南晃了晃酒杯,葡萄酒特有的香味缓缓滑过他的鼻尖,酒是好酒,可惜……

他啪的一下把酒杯放下,语带嘲讽的说道:“怎么,又想故技重施吗?”

三年前,方乔用了一个借口把他骗到了这里,又骗他喝了很多酒,然后那天晚上他们就睡在了一起,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对方乔做过什么,却在方乔的逼迫下,稀里糊涂的负起了责任,景灿因为接受不了这件事而远走他乡。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对她百般厌恶。

方乔知道他是在介意三年前的事,可当年她也是逼不得已。

她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又紧,强颜欢笑道:“不喝酒也没关系,那先吃饭吧,今天点的都是你爱吃的。”

“我没胃口。”宋昀南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点。

方乔知道,当他不耐烦的时候就会有这个动作。

她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然后掏出了一个盒子,说道:“这是我准备的结婚礼物,是一盒沉龙香,听说你晚上经常睡不好,这个有安神的作用,可以帮助你入眠。”

方乔让侍者出去把门关上,然后把沉龙香点燃,淡淡的香味在餐厅内弥漫开来,香味竟然有些熟悉,似乎曾经在哪里闻到过。

方乔紧皱的眉心缓缓舒缓开来,可见这香的确有宁神的功效:“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可以自己点上。”

宋昀南动作一顿,他眯了眯眼,觉得方乔今天有点奇怪:“你这是什么意思?同意离婚了?”

他还以为方乔这辈子都会纠缠他,直到他们其中一个人死了。

方乔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你就非要在今天提这两个字吗?”

她的眼中含着泪,眉心轻轻的蹙起,在昏黄的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楚楚可怜又动人,让人忍不住心旌摇曳。

宋昀南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垂下眼眸,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

“好了,酒也喝了,礼物也看了,我可以走了吧?”宋昀南迫不及待的起身,抬步就要走。

方乔一慌,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宋昀南突然感觉身体深处仿佛有什么在躁动,他低头看着她的手腕,发现竟然是前所未有的纤细和白皙,带着一种柔美的味道,他竟然,有些舍不得甩开。

“你想说什么?”他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第一次,他竟然觉得她也秀色可餐,十分诱人。

方乔低下了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话到嘴边她又忽然有些犹豫了,如果把自己病了的事告诉他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在装可怜?

所以,还是不要说了吧,反正他从来也不关心。

挣扎一番之后,她小声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

当宋昀南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身体深处的燥热越来越明显,特别是某个地方蠢蠢欲动急需宣泄,他伸手扯开领带,满脸焦躁的打断了她的话:“方乔,你真是好样的!”

她居然又算计了他!

方乔猛地抬头,一脸不解:“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这么说?啊,你出了好多汗……”

她伸手去触碰他的额头,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压在了餐桌上,酒杯盘子噼里啪啦摔了一地,方乔痛的呻吟了一声。

宋昀南双目猩红,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嘴里吐出冷酷无情又恶毒的话:“你就这么欠男人操吗?”

面对这突来的羞辱,方乔一开始是震惊,接着是羞愤交加,白皙的脸庞涨的通红,她一边挣扎一边喊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听不懂?那你今天穿成这样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宋昀南眯着眼上上下下扫视着她,那眼神,极具轻蔑。

“我……”方乔胸口起起伏伏,欲言又止。

“你故意准备了这些酒菜,又逼我过来,难道不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他悬宕在她的身上,两个人最私密的部位紧紧贴在一起。

“我没有!”方乔发誓,她只想和宋昀南一起吃顿饭而已,根本没有别的什么龌蹉的想法。

“你以为我会信?”宋昀南知道自己应该推开方乔,可是身体深处的情欲却一次次被点燃,向来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一刻瞬间崩塌,都怪那该死的酒!

察觉到他的炽热,她忽然害怕起来,有些慌乱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别装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宋昀南的神色突然变得凶狠起来,“结婚三年,我没碰过你一次,你早就耐不住寂寞了是不是?”

方乔的下巴被他捏的仿佛要碎掉了一样,可是那痛却丝毫比不上她心里的痛,没错,她和宋昀南结婚三年,宋昀南却连她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她心中多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全面爆发:“我独守空房三年是因为什么,你比我更清楚,每次我一回到家,就觉得家里空荡的可怕,说话只有我一个人,做饭只有我一个人,醒着的时候我一个人,睡着的时候还是一个人。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我都是这么过来的,因为你从来不回家。宋昀南,作为一个丈夫,你真的尽责吗!”

“所以你就在酒里下药?”宋昀南掐着方乔下巴的手又收紧了一些,眼中满是厌恶,“好,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就听到嘶的一声,宋昀南粗暴的将方乔的裙子撕了个粉碎。

“啊!”皮肤突然接触到冰冷的空气,方乔冷的立刻伸手抱住了自己,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你想干什么!”

“装什么贞洁烈女!”宋昀南扯下领带,将方乔的双手绑了起来,然后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嘴角勾起一个冷漠的弧度,“不过,就算我睡了你,你也别指望我会爱上你,这一刻,你不过是我的一个泄欲工具而已,和其他女人没什么分别。”

这话,简直诛心!

方乔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瞬间被人开了一枪,痛的鲜血淋漓,她开始疯了似的去推宋昀南,大喊道:“你滚开,不要碰我!”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觉得你无辜吗?可笑!”宋昀南将她牢牢的钳制住,冷笑着说道,“我只会觉得你装模作样,恶心至极!”

眼泪在眼眶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方乔挣扎道:“你会后悔的,宋昀南,你会后悔的!”

 

“后悔?”宋昀南冷笑着俯下身来,冰凉的唇贴着她的面颊若即若离,“我唯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

“啊!!!”方乔痛的大叫出声,那感觉像是被人硬生生撕成了两半,鲜血淋漓,痛的她觉得连呼吸都是多余。

宋昀南动作一顿,眉心紧紧的皱了起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方乔,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你是第一次?”

方乔死死咬住了下唇,脸色苍白如纸,身体也阵阵发抖,她偏过头,看也不看他一眼。

宋昀南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反倒用力掰过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英俊逼人的脸上满是戾气:“所以三年前,我根本没对你做什么是不是?!”

方乔一点都不想在这个禽兽面前哭,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因为疼痛而泛起的冷汗也顺着脸颊滑落到黑色的长发里,消失无踪迹……

“为什么不说话?”宋昀南的表情变得更加凶狠起来。

“你要我……说什么?”反正不管怎样,都是她的错。

“说出当年的真相,为什么设计我!?”

“如果我说,三年前我根本没有设计你呢?”她双眼通红的盯着他,满腹委屈。

宋昀南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三年前设计你的人……不是我……”第一次,她有了想要解释的冲动。

宋昀南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松开了对她的钳制,问道:“那是谁?”

当时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她还能是谁?

“我……”方乔眼神一阵恍惚,忽然有些后悔,“我不能说……”

宋昀南气极,一把扯过她:“你在耍我?”

“没有……我没有……”

“敢做不敢认,方乔,你真贱!”他重重的惩罚着她,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情。

“宋昀南,我恨你,我恨你!”她不甘的哭喊道。

宋昀南钳住她的下巴:“你有什么资格恨我,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她想要的是他的心,不是这毫无感情的人。

她死死的盯着宋昀南,满脸绝望。

宋昀南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手心传来一片温热,他知道,她又哭了。

不过,这是都她自找的!

除了在一开始的一顿之后,宋昀南毫无顾忌起来,丝毫没有去管身下已经哭成泪人的她。

他像一头不知餍足的野兽,不断地索取,蹂躏,进攻,方乔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最后生生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清冷的晨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房间内,照亮了一室凌乱。

房间内,衣服丢了一地,大床上躺着一个人,一头乌黑的长发铺散在雪白的枕巾上,她的脸上却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方乔悠悠转醒,一阵迷茫之后也渐渐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腿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不适的皱起了眉头,掀开被子一看,雪白的肌肤上青紫交加,吻痕混着抓痕,看起来十分恐怖。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宋昀南应该早就走了。

方乔拥着被子坐了起来,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孤独。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首页 - 中医健康保养学 的更多文章: